亲历抗洪救灾二三事

作者:凃庆文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9-10-29浏览次数:68

因为开的是人货两带的皮卡车,又因为有说走就走的时间,更因为生就大小满就的随性,我居然也在这次抗洪救灾中分担了一个角色。

向前天,体育局吴局长找到我,说要送一批救灾物资到他们住的点上去,看中了我的车包括人,大崎卢家山,受灾严重,还说惊动了县委书记,二话不说,欣然前去。带足了热情去,却没有带足心理准备。那上山的路一次又一次惊出我一身冷汗,有两次差一点让我英勇,那路虽说是水泥路,一是徒,长期是一档爬坡,二是急,弯急,有的弯一方向盘还打不过来,三是半边踏实半边空,多日的水浸水洗,好多路段半边腾空,走在上面不怕是假,生怕压垮一边。山上的受灾与平畈不同,不是积水的问题,是垮屋,垮土砖屋,住在这样房子里多老弱者,又存侥幸不出来,做工作也不中,没办法,把人纳蛮清出来,买锁锁门,又把要垮不垮的房子干脆推垮,灾后再建。送到物资就下了山,下午吴局来电话,说,你得早走一步,那个最急最徒的拐弯处发奔峰,路面全没了,奔峰就是泥石流。

前天,化肥厂的金主任联系我,要去胜利镇捐送物资,又是看中我的车包括人。这是一个微信群的人,大概是胜利中学两三届的学生建的一个群,年纪也在4548岁左右,本地外地,男的女的,有单位无单位都有,一两个人的微信号召,却在三个多小时收得4万多元,于是快速采买5000斤米,1000斤面,1000斤油,60件矿泉水,200斤肉,还有铁床,被子,分两车送去,我负责载人和带铁床被子。对家乡的情尽在其中,好像连名单及各人捐赠金额都没留。

昨天,又一个群体要征用我,又是看中我的车包括人,后因车小装不了全部物资才作罢,但是过程我知道,因为其中有我媳妇。因为媳妇要我把名单抄整齐点,所以那不到二十个人的名字我都过了目。这也是一个群,什么群,麻将群,除了个把两个人有单位,其余都是好听地说叫自由职业者。虽不以麻将为生,却以麻将打发和消磨时日的人,她们捉铳不手软,包胡不打招呼,放了大铳气得骂娘,甚至有一两

个或因家庭生活及情感问题遭人非议,就是这样一个不带任何政治色彩的群体的人,在政府组织的抗洪救灾仪式还在搭台的时候,她们一边打麻将,一边提底儿般地300500,最多的1200元,集资近万元,在广场救灾仪式正念读着捐赠单位或个人名字的时候,她们正带着米面油水,行进在通往河铺的水毀路上。

我把我来自内心的敬意送给谁,送给这一群迷失在麻将,迷失在情感,却没有迷失善良的娘们(包括我媳妇)。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