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侠,我的外公》第三章 知音城里遇知音 03.一纸情书胜万金

作者:汪忠杰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8-06-01浏览次数:42

外公返回汉口,忙跟汤玉成说了。玉成连连赞道:好事!好事!于国于民、于你于九妹皆大有裨益!

见他赞成,外公又说:六兄,我还有一事相求……

玉成道:你想将玉兰接来?

外公点头:玉兰也符合学员条件。我寻思,倘若她与我一块在武昌上学,不仅解除我俩思念之苦,还能为我们将来回孝感办新式学堂积累经验呢。

玉成断然否定:不可!不可!万万不可!

为何?外公惊讶问。

玉成严肃道:如今那个麻姑把玉兰盯得死死的,倘若现在回孝感接她,岂不是给麻姑通风报信?他们一定会顺藤摸瓜,跟踪过来,首先便将你捉了回去。依我的主意,玉兰暂时哪儿也别去,老老实实呆在家中最安全。你也磨磨性子,多忍耐些,继续煎熬吧!我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以不动制万动,静观其局。待麻姑父女俩折腾得筋疲力尽,便会松懈下来。到那时,我们再寻机会,寻一个万无一失的机会,悄悄将玉兰接来,方为妥当。

外公听了,虽觉得有理,却不能克制对玉兰的深切思念,内心焦灼,神色黯然,表情忧伤。玉成见他忽如霜打的茄子一般,故做神秘状逗他:诶,诶,诶,我这儿有件宝贝,跟你有关哦,猜猜看?

外公顿时来了精神,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信!信!信!玉兰的信!

玉成哈哈大笑:你们两个真叫心心相印,合该遭人嫉妒!连我都吃醋了。

外公忙伸手要信。玉成掏出信,举在头顶上晃,越发将外公勾得猴急。嬉闹一阵,才将信放在外公手中道:玉兰今日刚刚捎来的,快拿去享受吧。

外公也不回避,当众拆开信,迫不及待地展阅。只见写道:

幺哥哥:甚念!

见信如晤。后天就要过年,原本该团团圆圆的,如今却天各一方。然愈是情切意浓时,愈需加倍警醒。临近年关,肖县长认定你我必会联络,欲趁春节擒你。云儿和霞儿皆说,近日总有奇怪之人,如魑魅魍魉,远远窥视我闺阁,她俩害怕之极,再不敢出我闺阁半步。

更兼麻姑以董家三少奶奶自居,多次扬言,要动用县府警力,将你捉回。盖因碍于你家老爷之情面,尚不敢轻举妄动。

幺哥哥,跟你说这些,只想叫你更加警惕,万不可麻痹大意!我俩的对手太强大,不仅肖老头油滑奸诈,麻姑泼皮无赖,还兼你我两家父权高压。我感觉有如四面楚歌,情势万分险恶,故不得不时时留意,步步小心。鉴于安全考虑,请幺哥哥暂时不必回信,以免信件落入贼手。只要你安全,我便放心,我便高兴。

何时见面,你只需听六哥安排。如有重要信息需传递,亦请六哥捎口信。幺哥哥,请你不必挂念我。分别两个月,你写给我十余封信,我每日躲在闺房里捧读,仿如幺哥哥在我身旁窃窃私语,足以慰藉我孤寂之心。

你写的每封信、每首情诗,缠绵悱恻,情意深浓,每每读起,我便能看见你那双清澈会说话的眼睛,时而深情凝视,时而狡黠调皮,时而害羞诙谐,时而热情奔放,我静静倾听你的衷曲,令我陶醉在爱的海洋……

外公阅毕,更加勾起对恋人的思念。心中涌出千般柔情,万般蜜意,却又无法倾诉,郁结成满腔愁绪,顿觉憋闷难受。继而又对麻姑深恶痛绝,这个跟自己毫不相干的女人,竟然堂而皇之鸠占鹊巢,厚颜无耻,还自称什么三少奶奶,荒唐之极!滑天下之大稽!一群强盗!

他忽然高声嚷道:究竟是个什么世道?如今皇权帝制早已推翻,可与之相匹配的封建宗法家长制,在民间却稳如磐石,大行其道。此顽疾毒瘤不除,乃国之灾,民之难,华夏祸患无穷矣!而欲彻底铲除此毒此瘤,必办学堂,必兴教育,必宣讲民主、自由、平等之理念,必铲除封建宗法之遗毒。

满腔愤懑,发了一通牢骚。为摆脱眼前包办婚姻之困境,早日与恋人团聚;也抱着教育兴国、教育惠民利民之理想,他毅然决定入读那所尚处于筹办阶段的学堂。他要用满腹经纶、一腔热血,为爱侣,也为苍生,带来福祉福音。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