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侠,我的外公》第三章 知音城里遇知音 02.三才俊话学堂

作者:汪忠杰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8-05-30浏览次数:44

次日,外公撇下苕货,独自一人乘轮渡过江至“汪记雉汤馆”。汪潇高兴迎接寒暄。同至楼上包间。外公见李老板亦在此,着实意外。李老板忙起身招呼,倒像半个主人。随后店伙计送来茶水点心,敬奉完毕,知趣地掩门出去。

此时,汪潇才笑道:二位仁兄,现在关起门来便是一家人。若论起祖籍,我们三个还是嫡亲老乡呢。

外公有些诧异,汪潇补充道:我虽生在武昌长在武昌,但我的祖上也是孝感县人。

哦!汪兄老家也在我们孝感城?外公惊喜问。

不在县城里。在孝感县东北角一个什么山脚下,哦,想起了,大悟山脚下……

李老板接着说:大悟山算是孝感县最边远最闭塞之地,但那里的风景极好。深山老林里,山珍野味也极丰富。汪兄老家的那个村子叫汪家冲,四周环山,颇似世外桃源。不过,并未与世隔绝,深山中所有村落,皆属大悟山外面的芳畈镇所管辖。

汪潇点头道:对,对,对,李老板比我更熟悉那里。不过,他却不知我家与大悟山结下难解难分之缘。

两个忙问:此话怎讲?

汪潇笑道:就因为这座山,我高祖父才在武昌盘下这个雉鸡汤馆,历经百余年不衰。我家雉鸡汤在省城也算一绝。武汉三镇,无论达官贵人,还是日进斗金的大财主,都会隔三差五来我这里滋补滋补。昨日你们两位也问,为何这汤的味道如此鲜美?

二人齐说:是啊,是啊,食后只觉满口生香,回味无穷。纵是顿顿吃它喝它,也不觉腻味。这里定有个缘故吧?

汪潇自豪道:确有缘故。一则因为我家食材是货真价实的野鸡,绝不用家禽掺假。家父每隔十天半月,便要回老家一趟,专门收购野生雉鸡,运回武昌后养在后院里,现吃现杀,绝对新鲜。二则我祖上琢磨出一套煨汤秘笈。我虽不懂,但听母亲说,火候和瓦罐质地极为讲究。

外公与李老板频频点头:哦,原来如此!竟是一道正宗山珍呢!难怪昨日喝了此汤,顿觉五脏六腑通泰熨帖啊。

汪潇又道:有个安徽巨贾,到武汉偶然喝了一回,不料竟然上瘾。他也不嫌路途遥远,馋了就跑过来猛喝几天。还跟我父亲说,这汤不单口感好,有营养,且放屁都香着呢。

二人听了,皆哈哈大笑。外公更感兴趣的是汪潇现在何处供职。便旁敲侧击道:汪老板既要照顾家中生意,又要到政府部门工作,时间如何安排得过来?

汪潇一笑:实话跟你说吧,我也不是什么老板,家里生意全由二哥三哥帮衬家父打理,我是个吃闲饭的,百事不管。眼下只做好外面一份差事即可。大家也不必客气,直呼我名字好了。

一边说一边又指着李老板:他叫李骏。是你们孝感县小河镇人,祖上开骡马行,字号“李元泰”。

外公听了,忙站起来握住李骏的手:哎呀,原来仁兄是“李元泰”后人!久仰!久仰!我幼时便听家父常谈起贵府,说“李元泰骡马行”可是孝感县头号骡马行。孝感城里的好马皆出自你家哦。你祖上真正伯乐呀,名气大着呢。

汪潇打趣说:他家名气再大,也不及你家名气大呀,全天下有谁不知你们董家的?

李骏现出迷茫神情,汪潇提醒道:李老板,你犯什么迷糊?难道不知“天仙配”么?

李骏惊讶:天仙配!难道是董永和七仙女的后人……

是啊,是啊!那两位名垂千古的孝贤便是董先生的先祖!

李骏听汪潇这么说,忙抱拳拱手:幸会,幸会!尊府大名,如雷贯耳!天下第一忠孝人家,实乃华夏儿女孝义之楷模也!

汪潇忙说:今日我们算是相互交了家底,以后大家不再客套。常相聚,有事言事,无事喝酒,方显乡里乡亲,真诚实在。不瞒二位,我在国民政府那里只是打打杂而已,且薪水极低。但我感觉充实,极有意义。这个意义,是那种大义,是关乎国家民族兴衰之大义,而非个人私义。

外公和李骏忙问:汪兄能否相告,你具体做些什么公干?

汪潇收了笑容,说:是这样,如今国民政府正在武昌筹办一所学堂,要招收一批学员作为农民工作储备干部,便于日后开展农民运动。

外公一听办学之事,正合了他的志向。心想:我和玉兰正欲办一所新式学堂,却被麻姑搅黄了。如今自己漂泊江城,闲得无聊,何不趁此探究一番,待日后自己办起学来,也用得上这些经验。思至此,便问:汪兄,你负责创办这所学堂么?

哦,不是。我还不够那个分量。筹备学堂的负责人是国民党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的毛委员。我只是分管招收学员和制定教学计划。

你们何时开学?学制多长?学费多少?

春节之后,或许过完元宵节便要开学。至于学制嘛,还不太确定,初步定为半年吧。学费和生活费,皆由国民政府承担。目的是鼓励有识之士到农村去工作,以改变农村落后之面貌 。

学费和生活费全免。外公似乎不敢相信。又求证:你的意思是,不单不收学费,还免费吃住?

汪潇点头:正是如此。

天上还真掉馅饼了!这免费的午餐不吃白不吃呀。李骏调侃着。

外公说:没那么简单吧,他们对学员要求一定很高。

汪潇一本正经说:要说高吧也的确很高,要说不高吧也真的不算高。我们对学员的要求只六个字——有文化,有觉悟。

二人问:太笼统,能否详解?

汪潇道:所谓“有文化”,须上过私塾四年以上,或新式学堂五年以上。至于“有觉悟”嘛,即愿意为国民政府效劳,愿意为国家民族之强盛奉献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据我对二位的了解,你们不仅有家学渊源,且学贯中西,堪称知识界之精英。更加难能可贵的,你们还兼具救民济世、振兴中华的抱负。二位仁兄便是我极欲招收之学员。倘若你们拿定了主意,明日下午便可前往我办公室报名,我张开双臂欢迎你们!

此时,外公仿佛是一只落单的孤雁,终于遇见两个同类,喜出望外,当即表态,愿意报名。

三人又议论一番当下形势,又抒发一番书生感慨。汪潇命伙计添酒加菜,大家一边畅饮,一边畅谈,又各自吟出几首青春豪迈之诗篇。至傍晚日落,三人方依依不舍散去。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