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初恋

作者:钟捷编辑:谢晓丽发布时间:2018-05-28浏览次数:91

吴君是某博物馆的古文研究员,年届四十,尚未婚配。平日里只知一个劲地钻故纸堆,全不晓这世上的风云变幻,日新月异。经旁人指点,才明了眼下正流行电脑网恋:鼠标轻轻一点,大把美女任你选!哦?真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天下还有这等美事?于是,吴君摩拳擦掌,决心也当一把网虫,在网上大战三百回合,争取早日下载回一个“伊妹儿”。

“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从故纸堆里爬出的吴君被满大街林林总总的网吧弄得晕头转向:什么“金甲虫”“网虫之家”“螳螂”……怎么净是虫名?慢着!这有一家“网事随风”,——往事随风?搞古文的吴君喜欢这个名字,便一头扎了进去……

头回上网,也许好奇,也许兴奋,懵里懵懂地闯进某聊天室,噼里啪啦地敲下几行字:“吴君,古文研究员,年届不惑,单身,作风迂腐。初次上网,请多多关照。”----真是土的掉渣,竟然搞起这种自我推销。

但很快,就有一位叫“ROSE”网友给他抛来了“绣球”: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吴君,到网上征婚啊,你觉得我会是个好对象吗?

喜欢古诗的女孩!吴君眼睛一亮,迅速打出:“众里寻她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荣幸之至,如果你愿意,我非常高兴与你交往。

就这样,他们聊了起来,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吴君了解到:“ROSE”正值妙龄,父母都是大学中文教授,专研唐诗宋词。她耳濡目染,从小便是古诗词的爱好者。由于父母娇生惯养,小时候不爱喝牛奶,身体一直缺钙,所以只要是晴天,中午12点她便准时出门散步,晒半小时太阳。

这个晚上,他们都觉得意犹未尽。临下线,“ROSE”敲出一行字:“明晚,我仍在此等候,不见不散”。

从此,他们的温度越升越高,看看交流的古诗词便一目了然: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都说网友是不能见面的,见了面会大失所望,甚至追悔莫及。但吴君上网的初衷就是找女朋友,况且经过这一段的网上恋爱,凭他的感觉,他的“ROSE”不是如唐诗般丰腴华美,就是像宋词似清丽婉约。

是到了该见面的时候了。

星期五晚上,吴君特意收看了中央台的天气预报,江淮地区,通红的太阳躲在一片云彩后面。活像想象中ROSE红红的小脸,在向吴君调皮地微笑。

12点整,吴君准时来到某某街某某号,这是他憧憬了许久的地方。ROSE家在一楼,有个挺雅致的小院子。吴君选择站在院外的一棵香樟树下,这里视角很好,如果ROSE出来散步,吴君首先可以全方位地打量个够。

正午的阳光照在身上有些微热,也许紧张,也许激动,吴君觉得有些出汗。一向邋遢的他,今天西装革履,手中特意持了一朵玫瑰花(自然不是小气,一朵是一心一意的意思),——这辈子就爱这一朵玫瑰了,吴君幸福地想。

——门,开了。

出来一个胖胖的,梳着劳动头的姑娘。姑娘二十左右,穿一件洗的发白的桃红色的粗毛衣。吴君很失望,他想象中的ROSE绝不是这般模样。正迟疑着——

“桂香,又要跟ROSE出去散步啊”?傍边一慈眉善目的老太太问那姑娘。

“是啊,刘奶奶,这两天天气好,ROSE要多晒太阳”。

“啊吆,我说方教授夫妇请你这个小保姆算是请对了,ROSE可是他们的心肝宝贝,现在身体好多了”。

——哦,原来是个小保姆,难怪这么壮实。吴君的心落回原处。

“桂香,ROSE怎么还不来”?

“就来了,刘奶奶,你不知道,现在ROSE对电脑感兴趣的不得了。----哦,来了来了,ROSE,到这来”。

……

吴君的眼睛睁大了,跑出来的ROSE浑身雪白,两只漆黑的乌溜溜的大眼睛,小鼻子一动一动的,嘴巴微张,连精致的小舌头都看的清清楚楚。——漂亮是漂亮,可爱也是蛮可爱的,可吴君却差一点没晕过去:

——ROSE是条DOG!

突然,ROSE蹦蹦跳跳地跑到吴君站着的这棵树下,翘起后腿,恬不知耻地撒了一泡尿,这一尿,吴君真的晕了过去:——妈的,竟然还是条公狗!

那只玫瑰早就掉到地上,正午的阳光下,它越发显得娇艳欲滴,只是有人从上往下看觉得它似一只夸张的惊叹号,从下往上看,则像极了一张充满嘲讽的诡魅的脸……

……

(文章写于1999年)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