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去巴黎

作者:钟捷编辑:谢晓丽发布时间:2018-05-24浏览次数:58

想去巴黎,是曾用过的网名,它代表了我的一种心境。但麻烦的是:很多人都误以为我是小孩子,是那种想去学艺术的小女生,于是,弄出许多啼笑皆非的事情,也弄得并不是小女生的我意兴阑珊,索淡寡味。

记不清什么时候读过这样一句话:提一篮李子,可以在巴黎(也许是普罗旺斯?)的阳光下走一天。或许是前世跟巴黎有着扯不断,理还乱的牵连,这句文字立刻象一幅色彩鲜明的油画镌刻进我的脑海----哦,巴黎,这个自然、自在、自由的地方----这个我要去的地方。

想去巴黎,是很久以来的心结。回想起来,最初应该是源于幼时母亲带着我和妹妹去看的那场电影:《巴黎圣母院》。那时,母亲与父亲分居两地,晚饭之后的电影是我们固有的节目。只要不是下雨天,母亲的单位就会准时在西山头的广场上放电影。每次,母亲都会早早地收拾晚饭,把我们打扮利索,然后漂漂亮亮地出门。伊时,小小的我还读不懂卡西莫多深情又忧伤的目光,只是被艾丝美拉达无与伦比的美丽所震撼,却也并不讨厌丑陋残疾的卡西莫多,懵懂地知道善与恶跟美与丑的关系并不太大。

友人说:现在去巴黎并不难啊,参加一个有资历的旅行团,去一趟欧洲,也就一 两万块钱,还顺带着把别的国家也玩遍了。——有谁知道:我心中的巴黎是什么样的呢?有谁知道:我要带着怎样的心情赶赴巴黎,就如同那个童话故事里清贫的灰姑娘去赶赴王宫的那场盛大舞会?

想去巴黎,我以为是需要时间与心性的。巴黎,就象是一位有钱有闲有品位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很难得,就如同有经济有文化有胸怀的男子一样难得):眼神旖旎,身姿卓约,谈吐芬芳,而且韶光正好。----举手投足都体现着别样的教养与风情----这样的巴黎,怎能叫我随便参加一个大众型的旅行团,跑跑人满为患的旅游景点,走马观花似的一晃而过?----与巴黎相约,是需要做好准备,是需要用心去感受的。

想去巴黎,想去看巴黎的建筑。爱极了那种“哥特式”的房屋,最典型的应该是巴黎圣母院吧?爱极了它的那种巍峨又纤巧,空旷而高昂的造型,爱极了那种拱形的窗户,爱极了安装在窗户上的彩色玻璃。窗户里,应该有正弹奏钢琴的牧师或神父,着黑袍,佩木质十字架,笔直的鼻梁,苍白瘦削的脸,温和又狂热的眼神,同样苍白却纤细又有力的手指,正弹奏的应该是《圣经》里的某个故事吧:那么虔诚又博爱的……最好是正午,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照进来,像舞台上的追光,那些凸显在斑斓光柱里的尘埃,也仿佛沾染了灵性,和着琴声,精灵般地翩翩起舞……

想去巴黎,想去巴黎的小酒馆,看风情万种的女招待和啤酒桶般粗硕的老板无伤大雅地打情骂俏。女招待一定是那种泼辣中带有一些甜蜜的女子,眼波流转,裙裾飘扬;而那老板,也一定留着法兰西式的小胡子,叼着那种很俏皮的长烟斗,青烟缭绕里,仿佛早已熟稔这世间的万千变换轻舞飞扬,睥睨的眼神甚而透出些许调侃温柔的笑意。不记得什么时候读过一篇小说,好像叫《小酒馆》,也忘了作者是不是法国人(只是我更希望他是),知道了每个国家人文习俗的不同,尤其记住了快乐的女招待和诙谐和蔼的老板(在这之前,我读过的有关小酒店的文章,只是那篇《孔乙己》和一些俄罗斯小说,那里头人物的颓废没落构成了我对小酒店的固有印象,弄得我以为世间所有的小酒店的色调都是灰暗晦涩的。这又叫我想起幼时外婆跟我说的,隔三差五吃吃猪肝:啊?你还能吃到猪肝啊?——那可是在万恶的旧社会啊?——呵呵)。

想去巴黎,想坐在巴黎的街头,坐在香榭丽舍大街上的咖啡馆感受巴黎的阳光。或许,我的这个位置,雨果坐过,巴尔扎克坐过,小仲马与他的父亲也坐过?莫奈坐过,赛尚坐过,杜拉斯和她的情人也坐过?还或许,才华横溢却又放荡不羁的萨冈也坐过?她是否也在这样的座位上梳理对萨特的爱慕思绪,是否又在这样的座位对密特朗展露她忧郁 神秘 疏离却又充满快乐的微笑?甚至偶尔出游的拿破仑也坐过?----甚至,甚至那些流传千古的旷世杰作和帝国鸿图也跟眼下毫不起眼的座位有着某种冥冥中的渊源?----当然,坐在这样的街边咖啡馆,更可以全无遮拦地浏览巴黎满街流动的红男绿女。据说,巴黎是世界上颜色最丰富的城市,因为这里处处是风景,而最迷人的风景却是这个城市的人。有人说:在剑桥的草地上胡乱地打一个滚,都有可能变成天才。而我以为随便抓一把巴黎的空气嗅一嗅,也或许会成为艺术家。呵呵。----喜欢这个城市对爱的姿态:那么自然,那么优雅,那么从容,又那么雍容----这个城市,有全世界最风情的女子和最浪漫的男子,这个城市每天,每时,每刻,都在上演最温馨最动人的故事----充满爱的故事,在这里如阳光般到处流淌……

想去巴黎,想流连于莱茵河畔,想登埃菲尔铁塔,想逛卢浮宫,想在那样的电影院看苏菲 玛索和罗密 施奈德的电影,想在那个最美的广场喂鸽子……

想去巴黎,想在自己的人生处于一个相对清闲的阶段去巴黎(或许,得在天儿上大学以后吧,那时,我的生活应该处于一个相对闲适的状态),与爱人一起,(我以为一定要与爱人相携,更确切地说:去巴黎,就如同邂逅一场艳遇,那种令人惊喜的不期而遇最是叫人怦然心动----只是这种艳遇的对象要宽泛许多----美景 美物 美人,甚至优美的气息。我甚至偏执地以为:去巴黎一定要拥有不老的心性和不老的容颜),徜徉在巴黎的大街小巷,感受巴黎的宁静与恣意,雅致与庸常……

有去过巴黎的朋友跟我说,现在的巴黎也与以往不同:街道熙熙攘攘,艺术馆与旅游景点到处人山人海,莱茵河水也不太清,只是夜幕下的埃菲尔铁塔上的灯光还有些看头……

可是,依然想去巴黎,想在某个微雨的清晨或如葡萄酒般微醺的午后,站在巴黎圣母院前的广场,闭上双眼,张开双臂,深情地呢喃:巴黎,我来了……

想去巴黎,想去那个我心中的巴黎……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