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侠,我的外公》第二章 横刀夺爱 04.痴狂女魔头

作者:汪忠杰编辑:汪忠杰发布时间:2018-05-23浏览次数:45

外公得知,气昏过去。家人顿时忙乱一团。多亏太太沉着冷静,忙取出备用仙丹,灌进外公嘴里,化解胸中郁结。

待他苏醒过来,便大喊大叫,又哭又闹,百般不依,万般不从。老爷见状,便喝令家仆动用家法。荣兰、茂兰在一旁也火上浇油,扯着嗓子喊:打!打!狠狠地打!非打得他服服帖帖不可!

于是,棍棒上下翻飞,皮鞭空中飞舞。打击声此起彼伏。亏得外公练就一身抗击打功夫。酷刑之下,也不曾伤及筋骨,只略略破了点皮毛。倘若换成荣兰、茂兰,早被打成肉馅酱油包子了。

丹道功夫虽能减轻皮肉之苦,却无法减轻心灵痛楚。外公本与麻姑没有丝毫瓜葛,不曾想,那次后湖偶遇,却变成今日劫难。原本为了逃避痛苦才去后湖练功,结果却招致更大的痛苦。

外公恨他爹,恨肖县长,更恨麻姑。麻姑在他心目中仅有的那么一点点好感,从此便荡然无存。不仅荡然无存,还深恶痛绝,恨之入骨。他顾不得斯文,破口大骂:麻婆子,麻贱人,麻魔王!

家法之后,老爷仍不放心,害怕再闹出什么祸端,又将外公禁闭起来。然后慌忙请媒人夏老爷主持,按照孝感风俗,行了定亲礼。

肖县长风闻了我外公大闹祠堂的壮举,十分担忧,害怕女儿的婚事泡汤。极欲趁热打铁,趁火打劫,赶忙将生米煮成熟饭,才算板上钉钉,才能叫他高枕无忧。于是,心生一计,命夏老爷传话,说算命先生算过芝华的八字,最宜今冬出阁,过了今冬便要犯大忌。

老爷亦患夜长梦多,不知逆子又会生出何等变故,也觉得早早完婚为妥。两个老狐狸不谋而合。他们想,只要生米煮成熟饭,量你也难咸鱼翻身。老爷即刻应允,便隆重送了聘礼。又请算命先生合了男女八字,择了黄道吉日,定于腊月十八日迎娶县长千金。

肖府接到婚日喜帖,举家欢庆。麻姑更是喜极而泣。她抱着喜帖,思绪万千。回想自己命运多劫,为情所困,为情所苦,一路经历了多少风雨,遭受了多少磨难,如今终于苦尽甘来,修得正果。

虽听说他不大情愿,但只要我嫁过去了,定用百倍的柔情,千倍的灵秀,万倍的贤淑,亿倍的忠贞,去打动他,感化他,最终俘获他。只要能够赢得他的真情和欢心,哪怕上刀山,下火海,粉身碎骨,我都心甘情愿。

疯狂的麻姑,不仅幻想征服我外公,还计划征服太太。她风闻太太反对这门亲事。也知道太太是董家内政人物,又最疼老幺,对幺儿极具影响力。心想,若要俘获芝兰,须用四面楚歌之计。得从外围入手,让董家人个个说她好。第一关必须攻破太太这个堡垒。欲攻克太太,定要投其所好。于是,她按照太太挑选儿媳的标准,依葫芦画瓢,悄悄自我改造。一心要将自己打造成太太要的那种“风情万种碧玉之姿,温婉贤淑闺秀之态”。

她雄心勃勃,每日对镜苦练。一段时日后,再出现时,其衣着打扮,言谈举止,一改往日汉子习气。洗心革面,脱胎换骨。阴阳乾坤,重新复位。不仅如此,还学习针线女红、烹饪厨艺。

麻姑正甜甜蜜蜜、兴致盎然地重塑自己,虎儿忽然禀报:董家姑爷失踪了。

麻姑闻之,如五雷轰顶,呆若木鸡,半晌不能动弹。过了许久,方回过神来。依她往日脾气,早提剑跨马,亲自上大街寻人去了。如今她一心一意要将自己打造成大家闺秀,岂能再似旧时光景?虽心肝俱裂,亦要咬碎钢牙,磨灭性子。

她终于忍住,未抛头露面,只哭哭啼啼央求父亲援助。其父忙遣一衙役至董家打探虚实。老爷见惊动了县长,唯恐事情闹大,只推说芝兰一时访友去了,以往也常常如此,几日不归也是有的,请亲家翁务必放心。

麻姑哪里放心?每日遣人问询两三回。还嫌不够折腾,又命家仆虎儿、豹儿两个四处搜寻我外公,闹得满城鸡飞狗跳。见寻不着踪影,她脆弱的神经终于崩溃了。昼夜啼哭,茶饭不思,一病不起。身子渐渐虚脱,形销骨立。不久,便没了人形,几乎绝命。

老爷闻之,忙亲至县府安慰。并当众承诺:请亲家翁放心!我董某人保证让孩子们按期完婚,绝不食言!还请亲家母悉心照料芝华,待至腊月十八董家迎亲时,再一并答谢亲家!

麻姑听说公公亲自登门问候,又信誓旦旦承诺按期完婚,她又看到一丝希望,朦胧之中,见我外公向她微笑招手,便忙忙辞别阎王,重返令她无限留恋的人间。

此后,她的身体渐渐康复。一心只念叨腊月十八,天天扳指掐算,恨不得在闺阁里树立倒计时牌子。她时时刻刻幻想着与梦中情人举行婚礼的美妙情景。多想早点见到那个令她痴迷癫狂的白马王子啊!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