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课间那些事

作者:徐喻琳 吕博文 郭 灿 胡贤堃编辑: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05-23浏览次数:95

大学生课间那些事

 

见习记者 徐喻琳 吕博文 郭灿  通讯员  胡贤堃


    无论小学中学还是大学,课间是师生彼此休息的时段。渐渐远去的中小学,留下的大多是熊孩子打闹的回忆,唯有大学的课间,一些影视文学作品中,学生们围着教授讨教的情景,显得有些高大上。
       

 然而,咱们眼下的课间啥个情况?看看吧。

抓紧时间 课间不忘学习

    “张老师,用图解法分析二极管的静态工作点和动态工作点有什么区别?”模电课下课,通信1602班的宋书凝走上讲台向老师提出自己的疑问。
       

 作为拿了特等奖学金的学霸,宋书凝不光上课认真听讲,在课间她也会把时间花在学习上。课间时,宋书凝通常会回顾上节课的内容,有时整理上节课的知识点,有时思考老师讲的例题,在前两项工作完成后,她会开始预习下一节课的内容。宋书凝说:“一个课间是10分钟,一天下来就是40分钟。通过大一一年的学习,我深刻意识到利用好这宝贵的40分钟的重要性。”
       

 宋书凝表示她的好友小徐也把课间十分钟花在学习上,她们二人通常坐在一起,在课间互相督促学习。
       

 爱把课间十分钟花在学习上的,还有很多大一的新生。恒大楼13404教室,一节深奥晦涩的线性代数课刚结束,大多数人都抖擞精神,奋笔疾书。工商1703班的杨航川正在思考老师布置的一道题。他表示课间十分钟十分宝贵,这十分钟可以用来对上节课的内容做一个知识总结。杨航川告诉记者,在课间思考老师留下的思考题对下一节课的学习很有帮助,因为这很可能就是下一节课的重点。
       

 新生们大多怀揣着在大学努力学习的心态走进课堂,他们通常沿用高中的学习方式,在课间温故课上的知识并从中得到自己的体会,有时也会在课间做作业或者记单词。

利用课间 休息工作两不误

   “长明,优秀学生的评比有什么要求吗?”数据结构课下课,通信1602班班长孙长明收到这样一条消息,他马上给出答复,将详细的资料发给对方。
       

 作为班长,同时又是专利协会的副会长,在课间处理工作是孙长明的常态。拿出手机发通知,给同学回消息,编写文案,这都是他在课间经常干的事。孙长明说:“有时辅导员发了通知,我在课间马上就要落实到位,偶偶也会有同学找我咨询一些问题,我也要马上给他们回复。”
       

 由于课业繁重,空闲时间少,工作量大时孙长明经常会忙不过来,所以有些工作只能在课间完成。虽然工作忙碌,但他表示课间做工作并不会影响学习。在上完一节课后略有疲惫感,通过这种方式既能得到放松,又能处理工作,还能节约不少时间。孙长明说:“课间时间虽然零碎,但只要好好利用,可以做好多事。”
       

 孙长明表示他身边的班长们都和他一样,把课间十分钟贡献给了工作,他说:“其实在大学参加学生组织,大部分都需要在课间做一些工作,哪怕是回复信息。”

短暂课间 娱乐放松自我

     长达45分钟的一节电路分析基础课下课后,信息学院大二学生卢诗琦打开手机,津津有味地看起《查莉的成长日记》,还不时发出轻笑声。卢诗琦说:“电路课其实挺枯燥的,容易犯困,所以我就喜欢课间看这些搞笑的视频来提神醒脑,我都看了好几集了,效果还不错”。她表示这个电视剧是英语老师推荐的,虽然课间时间短暂,有时候看得不够尽兴,但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放松一下头脑也很有用。
       

 她还提到自己的室友小吕。据她介绍小吕几乎每个课间都通过打小游戏的方式来“消磨时间”,比如现在很受大学生喜爱的“开心消消乐”、“王者荣耀”、“纪念碑谷”等游戏。虽然上完一节课后小吕的精神稍显不济,但是她却饶有趣味地点击手机屏幕,在游戏通关时也会情不自禁地小声说“耶”,俨然没了精神萎靡的状态。
       

 小吕说:“有人上课精神不好,课间就喜欢趴桌子上睡一觉,最多睡十分钟,可是过于短暂的睡眠反而让人更累,所以我喜欢用游戏来‘唤醒自己’,放松头脑。”
       

 赵琦坐在一节复变课教室的第五排,正吃着手里的零食,满脸笑意。同为信息学院大二的她表示:“我觉得吃东西最放松,可能我是吃货吧,只要能吃点零食,就会感觉精神变好了,心情也变好了,这样上课反而动力十足。”所以她常常会在书包里面备好一些零食,包括果脯或者是饼干等,利用课间十分钟用来享受美味,不失为一种独特的放松方式。

信纸书语 不一样的课间休息方式

    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电子信息工程1605班的郭灿马上拿出新葡亰信纸摊在桌上,略微思考片刻,她开始在信纸上写画起来。“小乔,最近好么?”郭灿在信的开头写道。
       

 据了解,这是郭灿上大学后养成的一个习惯,平时在课间的时候她总会给自己远方的好朋友寄信。自从高考之后,高中的同学遍布五湖四海,而她的好闺蜜赵小乔和向颖一个去了青岛,另一个在吉林上大学。“度过了没有手机的高中时代,来到大学,大家普遍用手机在网上聊天,我也在慢慢适应,可相较而言,我还是更喜欢写信这种传统的方式,当看到熟悉的字迹在信纸上时,心里面真的很暖。”郭灿这样说道。
       

 郭灿表示上完一节课后精神状态欠佳,通过写信回忆近期有趣的事,对自己的身心都是一种放松。郭灿笑着说:“在课间写信的人不多,估计就我一个吧。虽然比较特别,但也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放松方式。”

相见不易 老师希望多多交流

     大学授课老师平时与学生交流不多,互动是教学相长的重要一环,课间可谓是一难得的时间窗口。作为老师哪怕再累,也乐意此刻为学生答疑解惑,可是,这种场面已经不常见了,高等数学的张教授说:“课间看手机、说笑,乃至睡觉的都有,围着我问问题的不多,把我冷在那里,真还有些不习惯呢。”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