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辣说考证

作者:方菡 李娟 王美丽 曾凡哲编辑: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7-05-22浏览次数:273

酸甜苦辣说考证

 

记者方菡 见习记者李娟 王美丽 曾凡哲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技多不压身的观念,发展到今天,似乎演变成了考取各种从业资格证书和等级证书。

       

 就大学生而言,除了与本专业密切相关的证书之外,英语四六级、计算机二级、普通话证书更是家常便饭。然而,对于考证的态度,各不相同。

       

 国家司法考试被称为“中国第一考”,因其含金量高、通过率极低而著名。在司考圈子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有了司考证,走遍天下都不怕!”

       

 司法考试的高难度,让很多人在报名时就望而却步,当然也不乏苦苦准备却在考试将近临阵脱逃的人。但法学2012级的薛峰认为,正因为司法考试涉及到的庞大的知识体系,才让自己锻炼出好的心态,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

       

 刚开始备考的时候,薛峰像无头苍蝇一样,这门课看看,那门课看看,没有重点,真题卷上也是红红的一片。但薛峰从没想过弃考,“不能放弃,为了自己的未来!”

       

 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薛峰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一套学习方法:取舍得当。面对繁杂的法律体系,必须有针对性地复习,找准重难点,放弃自己基础较差和相对不重要的科目,着重于自己感兴趣且占分比例较大的科目,比如他喜欢的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

       

 他越学越轻松,越学越自信。准备司考的日子里,薛峰每天早晨7点就起床,7点30分准时到达图书馆。备考毫无疑问是紧张的,但每天中午,他除了会浏览新闻外,还会保持一个小时午休。每晚图书馆闭馆后,薛峰都会去操场锻炼至少一小时,整个司考准备过程中他没有生过一次病。

       

 九月份结束司考后,薛峰还进行了一次身心旅行。国家司法考试360分即为通过,薛峰以391分的成绩顺利通过司考。

       

 夜已经深了,文法学院的小黄依旧在电脑前敲击着键盘。下周就是计算机二级考试了,想到开学时就买来却至今未做过的真题,她的心里有些恐慌。

       

 临时抱佛脚,可能会有用的吧,抱着这样的心态,小黄学到凌晨三点才上床休息。晚睡毁一天,第二天的小黄虽然人在教室,却“神游天外”,整节课昏昏欲睡地度过。

       

 “我睡了多久了?”临近下课,小黄终于从梦中醒来,揉着眼睛问坐在旁边的室友。“马上就下课可以吃午饭了。”室友一脸无奈。小黄惊得坐了起来,看着空白的书本,若有所思地摇摇头。

       

 计算机二级考试的前一段时间,小黄每天都过着白天上课睡觉、晚上熬夜复习的生活。

       

 最终,小黄没能考过计算机二级。

       

 临近期末,看着崭新的书本,小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忙着补之前漏掉的笔记。“早知道当初就好好安排时间了。”

       

 但是对于理学院工程力学临近毕业的赵超而言,却并非如此。他目前已拿到3项专利证书。更让人惊讶的是,赵超连续三年拿到国家级奖学金和校特等奖学金。

       

 “在任何阶段里,他从不浮躁,从不碌碌无为,而是默默努力着。”同学李健这样评价道。

       

 上大二的时候,赵超加入知行学研会,开始和同伴们一起做专利。2015年8月,他成功申请“一种喷气式门垫”和“新型自动升降床”两项专利。大三经过一番努力,赵超又成功研制出“无尘风扇”,并将之进一步改进为“太阳能空气净化器”。

       

 专利的研发则是在课余时间完成。一个灵感从脑海中闪现,赵超便记在本上,一有时间就和几个同学一起讨论如何将想法转化为切实可行的方案。方案成熟后,赵超习惯先将学习上的事情处理完,然后空出三四天进行画图及撰写专利申请书。这样既没有耽误学习,证书也顺利拿到手。

       

 在很多人眼里,赵超是个大学霸,拿了三年奖学金,还被保研。大学的课程很多,但赵超从不在课堂上走神,紧跟老师的节奏,将每一个知识点听懂消化,再举一反三,不断巩固知识,形成体系。

       

 文法学院2013级辅导员刘帅,在学生就业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对于大学生考证,刘帅表示,证书越多越好就业。但同时,刘帅指出,“考证需要建立在有多余的精力的前提下,不能以牺牲学习为代价去考证书,合理分配时间,从自身出发,不盲从,才能不耽误学习又能拿到证书。”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