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的恐恋症

作者:系统管理员编辑: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14-11-28浏览次数:26

大学里的恐恋症


统稿 见习记者 胡美玲 李 盟 耿佳栋



一部《咱们结婚吧》电视连续剧火遍大江南北,“恐婚族”男主与“黄金剩女”曲折起伏的故事,让人们意识到“恐婚”这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反观大学校园内,不少大学生也正面临着“恐恋症”。



时光里唯剩你 恐人际圈变小


2014年4月17日,大二学生于涵在公交车上,因为问路认识了外校男生石凯青,两人相谈甚欢,并互留了联系方式,约定以后常联系。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经常通过QQ、短信或电话联络。音乐、学习、品味、情感……他们无所不谈。再后来,一起去吃饭、唱歌、散步、看电影……频繁的联系和彼此间的默契让两人互生好感,爱情的种子渐渐在双方的心中萌芽……


终于有一天,石凯青鼓足勇气向于涵表达了心中爱意。一场浪漫的烟花表演,一句今生非你不娶的爱情宣言,让于涵不知所措。经过一番思想挣扎,她利用仅存的一丝理智拒绝了石凯青。


“不是我不喜欢他,只是身边有太多情侣在恋爱后朋友圈瞬间缩小。认识他之后,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生活节奏有点打乱,很害怕自己因为忙恋爱,而失去了身边的朋友。”于涵流着泪对自己的室友说。


据了解,于涵是一个不太擅长交际的女孩。升入大学后,由于室友和班级里的同学们都很友好大方,她在武汉交到了一些知心朋友。为此,她常心存感激,十分珍惜身边的友情。这几个月,由于频繁与石凯青联系会面,一起出去吃饭,一起逛街,导致她与朋友间的交流变得越来越少,友情也渐行渐远。


“记得有次回寝室晚了,室友问我,‘是不是有了男朋友就不要我们了?’虽然只是玩笑话,但我真的很害怕这样的事发生。无法想象,失去他们后,我的大学该怎么过。”于涵苦笑着说。


生活是一个巨大的人际关系网络,我们不知不觉已处在其中。本是甜美的恋爱却因为朋友圈子的矛盾而让一些人害怕了,恐惧了,问题层出不穷。但是,于情理来讲,爱情不可失,友情亦不可失,这两者之间需要我们寻求到一个平衡点……(见习记者 彭梦君)


爱在心口难开 恐耽误学业


管理学院的刘杰来自于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刘杰还在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就经常对他说:“孩子,爸妈现在唯一的盼望就是你好好学习,取得一个好成绩,找到一份好工作。要是这样,我们即使累死也值了!”


父母的话语像烙印一样,深深地刻在了刘杰的脑子里。正因为父母的嘱托和期盼,从小学到高中,相信知识改变命运的他,成绩一直是班里的佼佼者。可惜老天不遂人愿,高考的成绩比他平时考的少了几十分。进入大学后,刘杰感到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了。于是,在他的大学计划中,考研成为他最重要的一步。


他每天的生活与在高中时没有什么区别。他的舍友吕涌泉说:“刘杰总是泡在图书馆,晚上很晚回来,还要学一段时间再睡觉!”当被问到有没有打算在大学谈一场恋爱时,刘杰无奈的表示,爱情于他来说是很奢侈的事情,害怕谈恋爱让自己分心,害怕自己不能给她未来。


正处在花样年华的刘杰,心中有过那个让他动心不已的她,但是他却选择了将心中的那份萌动掩埋在心底。身边的朋友也曾劝他不要让自己太累了,爱情是世上最美好的情感之一,它会是你前行的动力。但刘杰说,自己的人生就像《致青春》里陈孝正说的那样:“我的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楼房,我必须让它精确无比,不能有一厘米差池。所以,我太紧张,害怕行差步错。”


“我不敢去尝试,只能等到有一天我足够强大,再来品尝爱情的滋味。”刘杰带着一丝苦涩说。(见习记者 赵世林)


做最好的朋友 恐关系尴尬


酷爱运动的陈梅,一来到大学就加入了漂移板协会。在那里,她遇到了自己心仪的男孩李超。初识时,陈梅由于技巧不熟练,总是请教技术较好的李超,久而久之,两人成了以“闺蜜”相称的好朋友。李超性格深沉内敛,沉默寡言,但总是充满激情,正是这样的李超,深深吸引了陈梅。


成为好朋友后,陈梅总是会不自觉地关心李超,并通过各种渠道去打探李超的讯息。每次,当李超伤感地谈起自己的前女友时,陈梅总会以“闺蜜”的姿态在一旁倾听。半年下来,陈梅发现面前的这个男孩虽表面坚强,但内心充满忧伤。于是,她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了这个男孩。课间时,她会想“李超在干嘛?”吃饭时,她会想“李超吃饭了吗?”在寝室,她会情不自禁地向室友谈起她和李超的点点滴滴……但是,为了朋友情,她选择将这份感情深深地藏在心底。


心思细腻的室友看出了陈梅的心思,纷纷怂恿她说:“喜欢就去表白,藏在心里多痛苦啊。”但是,陈梅总是摇摇头回答:“我和他是朋友,他也只把我当朋友,我不能破坏这层关系。”


就这样,时间又过去了半年,陈梅的内心愈发地煎熬,常常因为这个问题而失眠。“他说过,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怕他知道我喜欢他后,我们之间的相处会变得尴尬,连朋友都做不了。”面对室友的鼓动,陈梅总是这么回答。(见习记者 孙洪)


心有余 力不足 恐花钱


“来到大学,才觉得其实大学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轻松。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意识到身上有一份责任,对自己家庭的责任,对自己未来的责任。于是不敢迈出恋爱那一步。”来自普通农民家庭的赵兴,家里生活本来就十分拮据,大学里他跟很多人一样,拥有了一份自己想走,又不敢走近的感情。


同班的李媛仿佛就是为他定制的同伴,爱听一样的音乐,喜欢看相同的书,有着同样向上的积极心态,心心相惜之感在赵兴和李媛心里萌生。


作为一个男生,两人聚在一块儿,无论是喝水还是吃饭,赵兴都会毫不犹豫地掏钱。但有些时候他静静想来,恋爱虽不是完全建立在金钱基础之上,可是每天的相处多多少少会花掉一些钱,而自己又是没有经济能力的学生,花的都是家里的钱,父母的辛苦都刻在心里,每一分钱都想用在值得的地方。“恋爱是甜美的负担,经济让人难以承受,心里也觉得对家里很愧疚。”于是,赵兴收回了自己将迈出去的那一步。


“初中时,不懂得恋爱是什么东西;高中时,又觉得要高考不能谈恋爱;到了大学,突然觉得吃的用的玩的都要用钱,完全顾不过来。”13级学生肖云半开玩笑地说道。大学里的他,同样害怕恋爱会加重家里的负担,选择把恋爱的机会交给能独立养活自己的那一天。


“现在不少女生崇拜韩剧里的高富帅,那样的童话世界对于我们是触及不到的。富不富有时是找不找得到女朋友的硬伤,我有自知之名,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地去碰壁呢?”刚刚追求女生失败的大一学生齐霜,透露出自己恐恋的原因。曾失败过一次的他,对恋爱花钱产生了抗拒心理,心中满是失望。(见习记者 石俏枝 纪瑶)


爱情亲情难两全 恐父母压力


“大学里再也不想谈恋爱了。”大二的李翔说得很坚决。室友们有些惊讶,身高一米八三,长相清秀,专业学的是计算机,家境不错,人缘极好的李翔,一直同学们眼中的“优质男”,但没想到他却有这样一个想法。


刚刚进入大学时,李翔加入了学生会。第一次见面会的时候,坐在旁边的女生有些不胜酒力,李翔就主动担起了照顾她的任务。几个月的相处,他们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虽然谈不上浪漫,却是平淡的小幸福。”说这话时,李翔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但时间没有过多久,两人之间的问题逐渐暴露出来。原来,两个人都是家里的独苗,李翔的父母对他的管教很严,李翔也十分依赖爸爸妈妈,生活的大部分事情都是听爸妈的安排,这让女友蒋晗多少有些不满。


一转眼,大一下就要过去,两人虽然已经在一起已经半年多了,却都没有告诉过自己的父母。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于是约定一起打电话给各自的父母。

“爸爸,那个……我有男朋友了。”


“什么?我不是说过大学里就要好好读书,不要太早谈恋爱吗?不要跟着别人学,女孩子最容易被人骗了……”

“妈,我交女朋友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你怎么这么不听话,那女孩子是哪的人?家里几口人?是你同学吗?”

“是四川人,家里只有她一个女儿,是……”“什么?你怎么不找本地的,你要是以后去了四川,你是不是就不管我和你爸爸了……”


打完电话,蒋晗已是满眼通红,李翔心里也不好受,谁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事后两人虽然坚持继续在一起,但两边父母反对的态度却一直很坚决。几次争吵之后,他们不得不选择了分手。


“我爸妈每次打电话都会劝我放弃,寒假回家的时候,每天都会唠叨好几遍,家里其他的长辈也不支持。”李翔很无奈地说道,“两难的境地实在是太痛苦了,我现在不会有恋爱的想法了。”(见习记者 胡美玲)


你我之间 距离遥远 恐异地恋


陈小龙谈起自己的爱情时,脸上带着一丝的落寞与无奈。从高中起,他就默默喜欢上了相处三年的同桌吴小文。他一心想着,等高考完了就跟她表明他自己的心意。可惜高考成绩出来后,小文的成绩偏低,只能去广东的一所大学就读,而小龙选择了武汉这座城市。


相隔千里,却没有阻断他们的联系。小龙将自己的思念化作一封封信,寄向小文所在的远方。而小文也坚持每天都为小龙叠一只千纸鹤。小龙曾在电话中向小文暗示:“没有同桌的你,生活是黑白的,我希望你还我色彩。”小文只是微微一笑,并未作出回答。


之后的日子,两人像朋友一样相处。每周都会煲一个多小时的电话粥,说说各自在学校发生的种种,两人似乎除了不能天天见面这一点以外,还是和以前一样。但就是这唯一的不同,成了他们爱情路上最大的阻碍。两人都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心意,却没人敢捅破这层薄薄的纸。


小文表示,她理想中的爱情是有一个人能够在她身边陪着她,和她一起经历所有,一起分享快乐与忧伤。陈小龙说:“异地恋太累,我们都害怕有一天坚持不下来了,那时候两人就没有退路了,连朋友都做不了。”


小龙觉得,尽管现在两人没在一起,但还有等待的机会。他说,他会坚持这份未知的爱情,确定自己能够给她一个可靠的未来后,再向小文说出自己的爱意。(见习记者 李盟 许云龙)


爱过了 心碎了 恐再受伤


步入大二后,同寝室的妹子都相继恋爱了,而于洁却仍然没有想要恋爱的迹象。班里一位男生追求于洁,室友们纷纷为她出谋划策,可于洁仍不为所动。“说嘛,说嘛,到底为什么啊?”在室友的再三逼问下,她才道出了实情。


原来,在步入大学之前,于洁曾经有过一次恋爱经历。两人是同班同学,在朝夕相处中对彼此产生了感情,于是便从好朋友变成了恋人。成为恋人以后,两人才发现原来“好朋友”和“恋人”的相处方式并不相同。个性要强的两人都是初恋,约会时,一个要去看电影,另一个却想去游乐场;放学了,于洁想和闺蜜一起回家,男友却坚持要送她回家;于洁买了情侣钱包,男友却觉得太幼稚,不想用。


“喜欢他的女生挺多,他对她们都很好,我经常觉得他不在乎我。”于洁对室友说道。很多时候双方都不愿做出妥协,经常闹得不欢而散。昔日两人的谈笑风生不复存在了,在两人纠缠了五个月后,这段感情宣告失败,两人也从原来的好朋友变成所谓“最熟悉的陌生人”,连招呼也不曾再打过。


在这段感情结束后,于洁想了很多,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崩溃边缘。“我不明白为什么相爱的两个人相处起来却如此困难。”她十分无奈地说道。她曾试图挽回爱情或者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但一想到两人在一起时的争吵、纠结甚至痛苦,她犹豫了。这时,于洁深刻感受到,自己在很多方面并不成熟,还不能够去维持一段稳定的爱情。

在身边朋友劝她接受班上那名男生时,她摇摇头,笑而不语。她说:“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方面需要学习,我认为自己还不能够去开始一段新恋情,就像一位老师跟我说过的那样,岁月会给你最好的。”(见习记者 龙冬艳)


大学爱情难成正果 恐“无花果”


“不知道是这个社会太现实,还是我们的爱情经不起考验……”面对记者的采访,工作两年仍旧单身的张丽津又一次想起了自己的初恋。


2009年张丽津孤身一人去南昌上大学。经过几周的磨合,性格开朗的她在一次部门活动中,结识了外院一个叫刘宇的男生。一开始,两个人就表现出很好的默契,总有说不完的话。“每次和他在一起,我感觉到很放松。”说到这里,张丽津开心地笑了笑。很快,俩人就双双堕入爱河之中。


2013年他们毕业了,很幸运,都在南昌。“我们约好,国庆一起回他家见家长。”张丽津羞涩地搓了搓手。事情似乎在朝着一个很好的方向发展着……


以前,俩人每天腻在一起。而工作之后,各自有了新的生活圈子。每天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未曾察觉,双方的心态与看法都发生了不同的变化。没了大学时时时刻刻在一起的那种快乐,慢慢地,交流也越来越少。最终,他们的爱情长跑走到了终点。


“越走越远,大学爱情难成正果,我怕了。现在只要身边有上大学的亲友谈恋爱,我都不看好,因为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怕他们会重走自己的路,大学圈子终归太小,和社会还是有些差距。毕业了,见得多了,看得广了,感情有了一些不可预知的变化。那该怎么办?只能是伤害了……”恋爱失败的张丽津如是说道。


世界太大,还是遇见了你。世界太小,还是会失去你。有人说,长相思不如长相守;又有人说,此时的相思是为了一生的相守。无论怎样,感情路,坚持,才可能会走远!(见习记者 耿佳栋)

数字校报

 

最热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